微信 微博 Qzone QQ

美国两个忠实盟友叛变:表面顺从暗挺中国

一点资讯

当特朗普准备举起贸易大棒时,恐怕不会想到连最忠诚的2个盟友都忍无可忍,揭竿而起。

根据日媒4月3日报道,安倍当局首次就中美对抗表态。日本外相河野太郎声称:全球最大经济体与第二大经济体的摩擦,将对世界经济产生严重影响。他强调“二战后全球经济的发展仰仗自由贸易,日本从中受惠良多,必须维护以WTO为中心的自由贸易体制。”河野还表示,安倍首相将在访美时当面向特朗普总统表达日方看法。日本经济产业相世耕弘成也支持外相的看法:对抗措施对任何一个国家都不利,关税纠纷只是表象,解决钢铝生产的“全球过剩问题”才是本质。而最重要的途径是“依据WTO规则”。这是一个重大信号!“海外探客”认为,作为美国的忠实盟友,日本没有旗帜鲜明地支持美国,本身就耐人寻味,这意味着日本并不想牺牲自身利益满足特朗普无尽的贪欲。而且“维护WTO规则和自贸体系”、“反对贸易壁垒”正是中国所一直坚持和倡导的原则。日方在用一种不直接得罪特朗普的方式暗挺邻国。日本对美国人的“大棒手段”深有体会。当年日本鼎盛时的GDP达到美国的70%,可没有完整主权的日本在安全上要仰仗美国,在军事上完全属于被支配的地位,因此不得不在1985年吞下“广场协议”的苦果,结果几乎原地踏步30年之久。那时的日本由于与美国的产业链重合度相当高,在竞争力上占有优势,严重威胁了美国的地位,可日本却对美国的“盘外招”毫无招架之力。如今日本早已不是世界第二,形势也完全不同。一个完全独立自主、拥有足够军力的大国可以对美国说“不”,日本也乐得跟在后面助威。而韩国的不幸遭遇也警示各国:单独与美国媾和没有好果子吃。本来韩方天真地以为在贸易上做一些让步就能息事宁人,但没想到特朗普的手太黑,居然顺势强迫韩国接受一个汇率条款,对韩方来说,这完全是是丧权辱国的协议。可悲的文在寅已经完全陷入被动。

就在3月29日,日本副首相兼财务相麻生太郎公开拒绝与美国就双边自贸协议进行谈判。明知特朗普要敲诈自己,日方这次没“上套”。麻生很坦然地对外界表示:不会为了得到钢铝关税的豁免而参加双边谈判,因为这对日本不利。他还自信满满地表示:美国如果禁止购买日本的“特殊钢”,受损的将是美国企业。日本“造了反”,澳大利亚也反对特朗普的单边措施。澳大利亚也是特朗普“美国优先”和蛮横手段的受害者。尽管3月23日美方暂时“豁免”了澳大利亚的“钢铝出口税”,但也只是暂时,澳方必须要在规定时间内(5月1日前)给白宫一个交待,到底割哪块肉、怎么割恐怕都不是土澳自己说了算。而澳方即使满足了“更互惠”、“更平等”的条件,也只能与其他国家一起争抢那么点配额。无论是坐在矿车里还是骑在羊背上,恐怕这一刀都挨定了。雪上加霜的是,由于特朗普威胁要对600亿美元商品征收重税,澳大利亚股市缩水380亿澳元(约合1835亿人民币),相当于损失了整整一年的旅游业收入。恐慌的股民加入抛售潮,土澳的经济支柱矿产业遭受重创。投资者清楚,澳大利亚至少30%的原料和初级产品要出口到中国。“海外探客”认为,特朗普挥起的大棒虽然砸向别人,但疼痛的却是袋鼠。整个3月,澳股市跌幅达4.2%。苦不堪言的土澳意识到,对于自己这么一个严重外贸的“孤独大陆”,自由贸易与开放才是立国之本。而特朗普构筑的壁垒已经冲击了本国的生存之基。作为发达国家中最为依赖大陆的经济体,中澳贸易额已经达到1750亿美元,同时澳大利亚又自认为是美国最忠实的盟友。两强之间难为小。就相当于两个武林高手互射飞镖,结果夹在中间的袋鼠变成了刺猬。澳大利亚首脑特恩布尔还“苦苦哀求”不要真的开打,因为在这场“战争”里不会有赢家,应该通过谈判与协商达成令双方都感到满意的结果。一方面,澳方批评美方采取非理智行为是在朝自己脚上开枪,另一方面,这个“反华国家”居然在美国面前为自己最大的贸易伙伴说好话,强调“大国崛起”总体上是积极的,美澳不应该成为其对手,这种冷战思维已经不适合现在的世界。澳方这么做,并非是重视中澳友谊,也不是为了维护国际正义,纯粹是为了自己的利益。根据澳方统计,最近一个财年澳服务贸易总额达到1660亿澳元(约合8018亿人民币),而中国已经连续8年成为澳大利亚最大的服贸出口市场,总额达到147亿澳元(约合710亿人民币),这主要得益于“中澳自贸协议”的签订。而在所有服贸出口行业中,旅游业规模最大,达到372亿澳元(约合1800亿人民币),新西兰、中国和美国是土澳的三大游客来源地。教育是土澳增长最快的服贸出口行业,规模为286亿澳元(约合1382亿人民币)。在3月底,中澳续签“双边本币互换协议”,规模仍为2000亿人民币——400亿澳元的规模,有效期3年,在双方都同意的情况下可以延期。这种情况下,土澳当然不希望美国发起的争端延烧到自己家。当然,从根本上来说,美澳才是盟友,这也是澳方敢向美方直言的重要原因,双方都没把对方当外人。2018年2月,特朗普宣布把一艘濒海战斗舰命名为“堪培拉”号,特恩布尔则盛赞美澳之间的“200年情谊”,还肉麻地表示“坚决维护美国的全球主导地位”。可亲兄弟也要明算账,白宫拒绝在贸易方面留下任何讨论空间。这也令特恩布尔铩羽而归。随后,澳外长马上向美国发出威胁:澳大利亚有权拒绝与美军一起宣示“航行自由”。双方的裂痕一目了然。即使再和特朗普称兄道弟,特恩布尔也不会坐视本国利益受损。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