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 微博 Qzone QQ

中印战争: 最让印军胆寒的中国喷火兵

360导航

1962年10月12日,秋高气爽,风和日丽。喷火连正在距新疆喀什营房30里外搞秋收。当时我是四师司令部防化参谋,到该连帮助工作。下午3时,突然接到立即返营,连夜开赴喀喇昆仑边境,进行自卫反击战的命令。回营后,连队、机关进行紧张的备战工作:政治动员、战斗编组、检查设备、补充给养。晚上10时师直所有加强分队在操场整队,按时出发。当晚星夜乘车行军,路经英吉沙、莎车,直抵昆仑山下的叶城013日晨即向昆仑山开进。从叶城开出不远,直插云霄的昆仑山就出现在眼前。从山下仰首望去,看到汽车像小甲虫一样在白云缭绕的高山上爬行。有的战士说,我们的车怎能开得上?坡是那样陡,道是那样险,有些地方,本已到了山穷水尽,硬是从悬崖绝壁中劈石开路!战士们屏息着呼吸,经过两个多小时行驶,终于爬了上去。那真是“登上昆仑山,离天三尺三,老鹰脚下转,人在白云间。”部队爬雪峰。越戈壁。翻大板,行驶了两夭两夜,分别到达加勒万河和红山头边界战区,那里海拔多在4200米至5200米之间,气温常在一25--4090。我们乘车行驶了两天,未见到过一

个老百姓,那里是冰雪的世界,生命的禁区,气候严寒,地面光秃,堪称是“天上无飞鸟,地里不长草,六月下大雪,终年穿棉袄”。在与自然环境的斗争中,更难承受的是高山反应。由于高原空气稀薄、缺氧,部队刚到时,一个个像着了魔似的都睡倒了,帐篷里只听到哗哗的呕吐声。有的战士行走得撑拐棍,解小手时昏倒在地的也常有。到战区第一顿饭,36个人都吃不完六斤米饭,后来我们号召党团员带头,提出了能吃一个馒头的及格,吃两个良好,吃三个为优秀。吃饭也要做艰苦的思想政治工作,这还是第一次遇到。当时我们非常担心,像这样下去怎么能打仗?尽管这样,战士们一听到打仗,一个个都掀开了被子,从床上跃起举起拳头要求参战,因为战士们懂得,这是保卫我们伟大祖国领土的安全、扬我国威、振我军威的时候,一定要克服高原地区给我们带来的困难,坚决消灭入侵之敌。看到战士们争先恐后积极求战的情景,我们不禁由衷地赞叹:这就是

我们的战士,这就是我们人民军队本质的体现!这次自卫反击战,参战部队除部分守卡分队外,主要有陆军第四师十团三营、十一团三营、75加农炮连、师直高射机枪连、工兵分队与喷火连两个排,共约一个加强团兵力。主要任务是负责清除北起喀喇昆仑山、南至西藏阿里西段入侵之印军。自卫反击第一仗,喷火连一排配属十一团三营,主要消灭红山头、天文点入侵之敌。二排和我配属十团三营,消灭加勒万河谷之敌。10月19日下午,当我们徒步前往八连时,途中距敌堡也只有200多米,可以清楚地看到三五成群耀武扬威的印军。在攻打加勒万河谷南、北两侧的入侵印军据点时,兵分两路一部从河谷北侧左翼插入印军前沿,向前推进;另一部从河谷南侧左翼发起进攻。10月20日拂晓前两个多小时,我们和八连在距敌堡200多米处,占领冲击出发阵地。由于接敌较近,且是砂石土质,不便土工作业,只有利用地形作隐蔽。深夜在一2090的寒风中蹲两个小时,是多么难熬。进入阵地后,要不间断地和战士谈心,除了明确各自的前进路线、攻击目标与互相协同外,更重要的是做思想政治工作,

举报